• 歡迎訪問冀中能源邢臺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> 行業動態

    中國煤炭網 讓“技能飯”越吃越香

    發布時間 2022-06-20  來源:
    讓“技能飯”越吃越香
    發布時間:2022-05-25來源:新聞中心發布單位:新聞中心【關閉窗口】

    稿件來源:中國煤炭網

    讓“技能飯”越吃越香

    中國煤炭報 作者:本報評論員 2022-05-20 09:08:27
    \\\\\

    日前,人社部印發《關于健全完善新時代技能人才職業技能等級制度的意見(試行)》,宣布將原有的五級技能等級制度延伸和發展為新“八級工”制度,即在初級工、中級工、高級工、技師和高級技師之下補設學徒工,之上增設特級技師和首席技師,拓展技術工人晉升通道。

    之所以稱之為新“八級工”,是因為八級工資制在我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實行過。直至上世紀80年代,“八級工”都是技藝精湛、精工細作的代名詞。

    趙本山和黃小娟在小品《我想有個家》里有一句經典臺詞。他向女方介紹自己是“六級木匠”,怕對方不清楚,又一本正經地補充“相當于中級知識分子”,讓人捧腹大笑。

    的確,那時評上“五級工”“六級工”,在企業內、社會上的地位很高。在人均月收入二三十元的時代,山西煤礦采掘八級工的月收入已達94.5元,東北煤礦則高達108元。一個上千人的煤礦,能評上八級工的,鳳毛麟角,但絕對技藝高超。比如搞機電的八級工,面對成百上千的零配件,不看圖紙、賬冊,隨口就能說出一個零配件的安裝位置、規格尺寸、庫存數量、生產廠家;遇到難題,出手就能解決問題,是如同武俠小說中“掃地僧”般的存在。

    隨著結構工資制改革,由隊組推薦,礦領導評議決定的“八級工”逐漸退出了歷史舞臺。職業技能等級由簡單的初、中、高三級,擴展到五級,再到如今的八級。與老“八級工”不同,新“八級工”制度,內涵更為豐富,延續了對職業技能的傳承與追求,同時提出要建立與技能等級序列相匹配的薪酬制度,有利于引導煤礦工人追求高層次、高水平的勞動技能。

    任何一個工種的技藝,都是與時間對話的過程。吸納熟練、打破套路、日益精湛,自有一番樂趣在其中。對應八個等級,從學徒工、初級工,成長為特級技師、首席技師,“熟能生巧”的過程,伴隨著知識地圖的更新和認知邊界的拓展,是很有成就感的事。到了特級技師、首席技師,與薪酬激勵、福利待遇、職業發展掛鉤,既有面子又有里子,掌握更多的資源,贏得他人心悅誠服的尊重,誰不希望這樣的好事落在自己頭上?

    這樣分級,對青壯年特別有吸引力,也特別能激發斗志。雖然初級工并非矮人一截,但憑本事吃飯,誰又愿意一輩子只當個初級工?如果一心做好自己的事,工資待遇就能比肩正高級工程師、企業高管;就能帶領團隊,掌握干事創業的主導權,甚至通過協議工資、項目分配,贏得技能紅利,誰又愿意和千軍萬馬去“擠”管理晉升的獨木橋?從這個角度說,實行新“八級工”制度,對個人可以擴寬“向上”的階梯,對企業可以補充創新的血液,對國家則能培養鍛造更多大國工匠,一舉而多得。

    智能化時代,系統集成、遙控作業、高精尖設備的適配需求,對煤礦工人提出了全新挑戰。如何讓工人在精通傳統技能的基礎上不斷升級疊加,需要讓新“八級工”制度踏實落地,并激蕩起更多水花。這其中,煤炭企業應發揮好主體作用,探索對不同類型技能人才實行分類考核評價,建立完善與技能等級序列相匹配的崗位績效工資制。事實上,越來越多的煤炭企業通過創新管理方式,為職工提供了更為寬廣的施展舞臺。從華陽集團全面推行契約化管理,到徐礦集團威拉里新材料科技公司在操作人員中試點“揭榜掛帥”,這些打通職業上升通道的方式都已大大激發了職工創造性,推動了企業創新發展。

    當然,在創新多種手段的同時,也要講究尺度分寸。既不能人為縮減“人才帶寬”,也不能讓特級、首席技師“遍大街”。畢竟,對企業而言,建立與智能化發展相匹配的人才隊伍才是關鍵。這并非錦上添花之舉,而是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、迎接“雙碳”目標挑戰的“剛需”。

    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狀元。對個人來說,這個狀元也許還得“兼容”些。一個領域的特級技師、首席技師,也許得具備另一個領域的中級工水準,才能完成某項創新。理論基礎扎實、擁有高學歷、善于思考的學徒工,幾年間就可能連躍多級,超過師傅。新“八級工”制度的建立,給企業和社會帶來了尊重技能人才的導向和風氣,必將讓更多人堅定走上技能成才、技能報國之路。在這場你追我趕的競技中,身在一線的煤炭人,須時刻警惕,千萬別被落下。


   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隱私安全 | 網站地圖

    欧美性史性DVD